陈连富官方网站
http://1019.diaosu.cn
陈连富首页>文章>正文

陈连富捏拿东方神韵

更新时间:2019-11-19 09:23:14 作者:陈连富

在陈连富的工作室里,喝他磨制的咖啡,能体会别样的滋味。
这是一个粗犷的男人,有些谢顶,但胡子很重。
人体的关键部位,总会有杂草丛生。这其实是一种警示,比如毛发。但绝顶者如陈连富,更昭示了他的与众不同。
还有他与众不同的咖啡,是用喷枪喷射出来的。流淌时荡漾着激情,本身就是一种行为艺术,而他艺术行为的结果,是贯注了艺术精神的物质时尚。
品着咖啡,看他雕塑,体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景,情不自禁,你想触摸。
触摸当下,突然感到的美好,令人肃然起敬。因为,这是精神超越物质的瞬间,回归本我,极度震撼。
陈连富做雕塑,确切地说是做女人体雕塑。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,魂系梦系,细腻自然。
陈连富说,雕塑的时候,总是进入一种莫明其妙的兴奋状态,生命与思维的纠缠,启迪与暗示的裂变,类似宗教对人的左右,这时,心中油然升起某种神圣。
是关乎对女性的崇拜,一种与生俱来的身心的感动。融入他的作品,体会一种东方精神。东方之美,美在于典雅。
一个艺术家不能不喜欢女人,一个艺术家不能不欣赏女人,一个艺术家不能不钟情女人,一个艺术家不能不理解女人,一个艺术家更不能不触摸女人。
现实中,每个人都经常有一种触摸的欲望。触摸,是一种美好的想往,因为触摸是最直接的情感的表达,触摸是水乳交融的亲密接触。
许多时候,我们都是在用眼睛触摸。肢体语言会受到道德底线的束缚,因为手的侵犯,有时会演变为一种罪恶。所以,人总是不知不觉地在压抑自己。压抑,是欲罢不能难以名状的痛楚。
陈连富对雕塑的触摸,是一个艺术家的权利。是通过完成作品完成的整个的占有过程。这是作品与心灵的互动,是内心情色垂涎欲滴痛快淋漓的艺术轮回。
儿时的记忆,总能赋予我们太多的梦幻空间。女孩儿看你时你躲闪不及的灼伤的后遗症,竟然能成为我们今天最原始创作激情。少年时不敢面对的暗恋的情结,长大成人后才发现那才回味出当时的沁人心脾。你如此执着地触景生情,是因为投入了处子的真情实感。于是,你在宁静中抵御不了颤抖和燃烧,终于,你重新拾起了过去的好时光,并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故事。
一个女儿,在接近女人之前,她是含苞欲放的羞涩,是富于诱惑的清纯,是积聚想象的含蓄。这是灵与肉结合过程中最完美的阶段,情不自禁地蠢蠢欲动,是思想触摸心情,但却欲说还休欲罢不能。你的怜香惜玉,是因为面对过于纯静,是一触摸便出一泓清水的稚嫩,是不忍而不是不愿的批评与自我批评。
因为你不敢面对,所以,你当初选择了抽象来表达对具像的思想。这不过是一再萌动转换的冲动,初恋时没人能懂得爱情。
年轻,听雨声飘落,都会写出一首诗歌。每个处女心中都有一块特别静谧的角落,冷艳与娇媚冲撞出千姿百态,是近乎纯粹的精致,只是少年解不开风情。
不舍,是舍不得。无所不能的青春的冲动,潇洒走一回后终于知晓,那时,我们有好多的无能为力。
一片云,总是在变幻。不重复地丰富着。只是,心底里有些忧郁时还有憧憬。
人到中年后,少年的情怀,终于以散文的形式漫不经心地回归故理。
东方美,美在于空灵。以西洋的表现手法展现东方的美好,是傲慢的东方阴柔气息的流动,是若有若无的忘我的境界复合。精、气、神,缺一不可。
其实,有即是无,无即是有。童言无忌,当下真实。触摸当下,当下却是昨日的故事。
只是,移情并没有别恋,是她,又不是她。是升华了的物质到精神的飞跃,是一种精神到另一种精神物质的游行。
有时,人生的苦涩会让人聚精会神,执著于顽强的情意绵绵。
中国女性的人体精神,归根结底是一种东方神韵。东方阴柔,是气息的诱惑。漫舞轻歌,余音袅袅。陈连富调动东方符号,轻车熟路,得心应手;存乎于心,成就运用之妙。
精雕细刻,用心,不是用手。传递精神,而不是技艺。精神是灵动的,倾国倾城,若隐若现。灵魂出窍,虚无缥缈。
纪录,而不是记录。纪录削弱了局部对整体的冲击,是艺术与视知觉完美的嫁接。而记录,则可能只是一种魂不附体的感官刺激。
记录是技术产物,纪录才是艺术的结晶。
西服革履,是包装出来的文明。真实裸露的美,是自然的杰作。放下架子,不自觉地返朴归真。质感,不是物质的一触即发,是精神的大彻大悟。触摸当下,当下却不能触摸,是本质的灵性的体察,心无杂念,真如为佛。
抖落的是身份,裸露的是本我。
生活是一种状态,生命也是一种状态。生活是常态,生命是艺术。
生活是生命的一种形式,生命是生活的一种突破。
是人体而不是肉体,是情欲而不是肉欲,是人性而不是兽性,是艺术而不是色情。
奢侈,本来就不应是物质层面上的东西,完美女人,才是真正的奢侈品。而这样的奢侈品一旦成为一件艺术品时,其间的似是而非,只可能用心来体会。

 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